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男神X你】张起灵X你[BE]

瓶叶那篇,稍微有点卡,今晚还有经济要做,卡不出来我就先写点男神X你调节心情好了。

那什么,我写男神X你的时候会直接代入自家人设……所以出现人设名的地方如果愿意就自己随意代入其他的名字就好

古风果然写不好,名字瞎起的见谅

写的什么鬼_(:з」∠)_其实我自己都闹不太明白……

BE别打我,明天补上一段老叶那个补偿可好

*《蒹葭》,出自《诗经·国风·秦风》。

————————————

”苍姬,主上让你过去。“一身黑衣的隐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身旁,声音冷得像块冰。


”好。“你一面应了,一面将最后那支内里含有剧毒的发簪戴到头上,又用朱红的胭脂点了唇,这才拢了拢袖子站起身。你望向镜中的自己:一身舞衣红而不艳,拖地的裙摆上绣着两只淡金的青鸟,裙裾、袖口和领口皆以白金相交的花纹点缀,泼墨一般的黑发用配了珠花和步摇的发髻束起,涂了朱红的唇更显肤色白皙。


”呵……“你忍不住勾起嘴角,当真是一笑百媚生。


”苍姬……该走了。“隐卫的声音里隐隐带上一点本不该有的动摇,你知他其实也是活人也会疼,你也知他是在为你感到惋惜。


你想起梁王张起灵,就不由得苦笑——终究无法站在他身边,不管如何受到重视,你对外的身份始终是如月楼的花魁苍姬,尽管卖艺不卖身却也总有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你拼命努力,最后换来这样一个结果——主上将刺杀他的任务交给了你,暗花阁第一刺客,前华朝皇室最后的子嗣,十皇子苏叶泽。


梁王对你来说本该是有灭族亡国之仇的人,然而你却不可避免地在第一眼见到他时便再挪不开眼。你只是个小妾的孩子,上面有八个地位比你更高的亲王外加一个太子,华朝还没消失的时候你就不受宠,你母亲去世得早,是她的一个老仆人带大了你。你八岁那年华朝崩塌,梁王张起灵上台改国号为凉,你被带大你的人偷偷送出皇宫,从此在如月楼定居,每日都被教导要以复兴华朝为目标。其实你明白,这些人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罢了,否则他们怎么会看不到张起灵和他身边那些人将国家治理得有多么好?


作为苏叶泽,你深爱着张起灵,并且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但作为苍姬,你不得不将暗花阁交给你的任务摆在头一位。


罢了。这是最后一回。你轻叹口气收起所有情绪,对着隐卫道了声:”走吧。“


你们一前一后出了你屋子,一路上遇到了不少人,几乎人人都对你投注了包含同情、怜悯和惋惜这类情感的注视,你目视前方,丝毫没有因为这些而有任何动摇。


你在主屋见到了主上,那男人看着你,神色中闪过一丝歉然和心疼,你知道他是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你,虽然平日里一直对你非常严厉。只可惜,你的心里已经再装不下第二个人。


”你所做的一切,我替这里所有人向你表示感谢。走好。“他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只是秉持着一贯的习惯。


”主上,请多保重。“你向他行了个礼,转身随着侍从离开。


* * * * * * * * * *


你在凉国专门用来举办宴会的蓥华殿里见到了张起灵,除了他以外还有军师吴邪等那些个和他关系应该算是很好的人。


大殿里除了张起灵他们之外就只有你,你觉得有些不对,通常就算张起灵并不太喜欢人多的场合但至少也会留一个琴师为你伴奏,但今天这样,究竟是算什么?


”君上这是要我即兴发挥……?“你跪在张起灵面前,恭敬地询问道。


”不用了。动手,能撑过十招我就留你一命。“张起灵淡漠的嗓音自正前方传来,一字一句像是锥子一样刺在你心上,他平时话并不多,这会儿却是字字诛心。


你没有再做任何辩解,因为你清楚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将你出卖,但你明白这将会是你最后的机会。此刻,唯有一战。


* * * * * * * * * *


”唔……“胸口传来剧痛,你忍不住皱起眉头,不用去看你都知道那一刀伤在哪里——穿透了身体的黑金古刀,刺入的地方和你胸口上那道旧伤几乎分毫不差,早已愈合的旧伤被撕裂开来,疼得你满身冷汗。可你知道这一刀并没有致命,你想张起灵也是知道的,否则他常年表情不变的脸上不会出现那一丝的不解,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心脏比起常人要更偏右一些。


”张起灵……杀了我。“你忽然伸手握住黑金古刀,用力之大让刀刃在掌心划开深深的血痕。


张起灵看着你,那双足以让人深陷进去的眸子依旧淡然,仿佛不会有任何事能够让他动摇。


”我不会杀你。你并不想死。“你终于见识到话少的人一旦开口会有多么”惊天动地“的效果,很显然他的话戳中了你的心事。


张起灵说完就拔出黑金古刀,几乎是同时他伸手在你身上点了穴,阻止血液从伤口流出的同时也暂时封住了你的内力。


你无力再支撑自己,顺着他的力道缓缓跪倒在地上,嘴角溢出的鲜血在白金的衣领上晕染出艳红的花。


后颈上遭受到重击,你在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自他口中而出:”别动他,我来问。“


* * * * * * * * * *


”啪“,皮鞭落在肉体上的声音闻者心惊,你死死地咬住塞在嘴里的麻布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被铐在铁杆上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指甲几乎要扣到掌心里去。你的身体上已经布满纵横交错的鞭痕,一道一道,恰好都是足够制造让你觉得难受的疼痛却又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程度。


你侧过头去看着执鞭的张起灵,他也正好在看你。你呜呜地从嗓子里挤出几声气声,他放下鞭子走过来,取出塞在你嘴里为了防止你咬舌自尽用的麻布,将放在一边的一碗水递到你面前。


你就着张起灵的手喝了两口水,身上的伤口让你几乎连吞咽都成困难,你倒吸口冷气,勉强让自己稳定了下来。


”还是不打算说?“张起灵放下碗问你,你能感觉到他并非真的想让你变成这样,只是情势所迫。


你笑了笑,忍不住就出言挑衅:”早就听闻灵帝蛊术也了得,不如让苍姬也见识一下?“


张起灵微微皱了皱眉,片刻后他转身离开,你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泛起酸疼——其实你是故意不说,就为了能和他多待几日,这场没有结果的追逐,你从一开始就输了。


* * * * * * * * * *


”呜啊……“你躺在地上,整个身体都因为疼痛而蜷缩起来,死死抠进地面的十指鲜血淋漓,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尽数被扯开,鲜血将白色的里衣染得斑驳。


”咯吱——“牢门打开,你听见脚步声抬起头,张起灵站在你面前俯视着你,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满意了?“你听见他问。


”呵……“你勉强笑了声,蛊虫就只有那么一条,可它带来的剧痛却能传遍四肢百骸,饶是你向来很能忍此时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你咬着牙爬起来,一字一句地道:”灵帝肯满足苍姬的愿望,苍姬不敢不满意。“


”这是蚀心蛊。“张起灵忽然蹲下身和你平视,他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你心惊,”只有对下蛊之人有念想的人,才会起这样剧烈的反应。“他没有说下去,可你知道他多半已经发觉了你的心思。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瞒的,你看着他的眼睛,用平生最认真的态度告诉他:”张起灵,我喜欢你。“


张起灵轻轻摇了摇头,他将一粒药丸从小瓷瓶里倒出,逼着你服了下去。然后你听见他道:”苏叶泽,你我是不一样的人。你不是个好刺客,因为不不懂得抓住机会。你必须要明白,天下,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


* * * * * * * * * *


数月后,暗花阁众人在红叶林外被集体赐死。你在他们死后才走上前,蹲下身替他们合上眼。你现在是张起灵的暗卫,这些人里有一半都是你亲手捉的,不过你不会后悔。


因为你想明白了,你和他终究不是一路人,然而你还是更愿意看着他平定天下。只因为他是张起灵。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END。



评论(1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