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周叶ONLY】自由之翼(十三)

完结倒计时_(:з」∠)_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虫爹!

我觉得我给自己挖了个巨大的坑不过别介意我不会把本章的坑填掉的各位自由发挥好了(你

字数较少这章

完结倒计时

————————————


40.

 

周泽楷拉上江波涛一起几番周旋最后还是没能让苏久松口,眼见某个退役特种兵出身的兽医就要拿手术刀出来吓唬人了,江波涛赶紧拉住周泽楷好一通劝说,才总算把这事儿给了结。

 

被嘉世退役的叶修自然不可能再在那儿继续住下去,周泽楷打电话给邱非,邱非又打给苏久,最后把叶修转移到了兴欣。这地儿的老板娘和苏久是朋友,为人爽快心地善良,她本身也是叶修的真爱粉,一听这情况当即就答应让叶修住进去。

 

叶修就这样在离影视城不远的兴欣住下了,这地儿其实算是半家马匹救护中心,里头收了大半的退役马匹。兴欣也许不如嘉世那么富丽堂皇,但平心而论,这里更像个“家”,马儿的家,也是那些真正热爱着马的人们的家。

 

邱非离开了嘉世。自叶修之后他便再不想接触竞马这项运动,恰好和嘉世的合同也到了期,他便拒绝了俱乐部的续约要求,加入了兴欣做个驯马师,也顺带在周泽楷不能过来的时候照顾叶修。

 

周泽楷向公司请了个长假,冯宪君看他这段日子也确实是有些太累了,再加上叶修本身在《荣耀,荣耀》中的表现也很让人满意,就顺水推舟地卖了个人情准了他的假。为了更好的照顾叶修,周泽楷索性暂时搬到兴欣居住,不过他偶尔还是会有必要的通告要赶,这种时候邱非就会来替他照顾叶修。

 

最初那几天周泽楷总是忍不住看着叶修身上戴着的辅助器和他打着厚厚的白石膏的腿心疼,叶修本身倒是不以为然,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周泽楷:“小周没事,车道山前必有路嘛,就算弃了车用爬的那它也还是条路不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小九不是说了嘛,我养好了又是一条好汉。”

 

“噗——”周泽楷被他逗笑了,捂着嘴别过头去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他忍不住感慨叶修的心大,却也从此绝口不提那些悲伤难过的事,整天变着法子给叶修找乐子,心情倒是愈发地好了起来再不似最初那几天那般不知所措。

 

 

41.

  

苏久作为叶修的主治医生几乎每天都要过来查看一次,间隔一定的时间还得来帮黑马换药重新包扎。这天周泽楷上午正好去赶了个通告,下午回来的时间在叶修的马房外见到了拎着医药箱的苏久,却赫然发现对方的右手被吊在胸口处,还用夹板固定着,显然也是骨折了。

 

“手?没事?”周泽楷觉得最近自己跟骨折二字真是有缘,先是叶修,再接着连他的主治兽医自己都把手给弄断了,简直细思恐极。

 

苏久苦笑着把手里的箱子放在地上,撇了撇嘴:“我低估了阮成的小心眼——早上去嘉世给几匹上次检查出来患了蹄叶炎的赛马复诊,结果不知道那家伙突然发了什么疯,拎起一桶冰水就往马身上浇,我没拦住他,那马受了惊尥蹶子,然后就成这样了。”语毕他突然话锋一转,对着叶修晃了晃基本不能动的右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不过这回叶大大你不孤单啦,你看我也是个伤患了。”

 

叶修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自顾自地吃草,长长的尾巴一甩一甩的,有几次差点直接从苏久的脸上扫过去。

 

“啊……被嫌弃了。”苏久咂了咂嘴,脸上带着点遗憾的表情。

 

周泽楷看着狗尾巴和耳朵都快要具现化出来的兽医先生忍不住扪心自问了一下今天自己是不是应该看一眼黄历再出门,否则怎么会撞上画风如此不对的某人。

 

“好好好我不打扰你了。”苏久收起玩笑的神色,他麻利地在周泽楷有所行动前拆了自己右手上的夹板,蹲下身开始给叶修拆绷带和固定器。

 

拆绷带的过程还算顺利,骨折的右手基本不用怎么动,然而换药之后扎上新绷带的第一步却就遭到了阻碍——不怎么能使力甚至都抬不大起来,苏久试了两次,除了牵动伤处疼得冷汗直冒外没有任何进展,他正打算再换个方法的时候手里的绷带却被人接了过去。

 

“我来。”周泽楷拿过那卷绷带,小心翼翼地往叶修的腿上缠,他动手能力好学习能力强,之前看过苏久换绷带时候的步骤,这时候为了双方好咬咬牙也就上了。

 

“帮大忙了周先生,你先弄着,等装固定器的时候要是不行就叫我吧。”苏久松了口气站起身,捡起地上的夹板给自己装了回去。他看着周泽楷和叶修之间自然而然就产生的那种挤不进第三个人的氛围,心底无端生出一股羡慕之情。

 

“嘉世,怎么办?”周泽楷包着绷带,冷不丁就问出这么一句。

 

“苏家的人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嘉世这次没那么容易一走了之……哎卧槽叶大大你悠着点!”苏久被叶修突然咬住他衣袖的动作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发现周泽楷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他,考虑了十秒吐出一句话,“嘉世是叶修的,不能动。”

 

苏久一脸无奈:“我没说要对嘉世背地里干些什么。我只是想让嘉世换血而已,依照现在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嘉世会被这批人弄垮的,还会连累到整个竞马业。”

 

“能做到?”周泽楷有些诧异,叶修倒是不慌不忙,网袋里的草没了他就从地上找落下的牧草吃。

 

“本来几率不超过百分之四十五,但现在阮成又闹了这么一出嘉世想推都推不掉。我这儿有足够的资源能够让陶轩他们下台,只是需要一处切入口,现在以这场配对赛和阮成为切入口,再加上有你们的帮忙,只要再花点时间,应该就能成了。”

 

周泽楷听完仔细地思考了一下,半晌他抬起头问道:“大概需要多久?”

 

“少则一年半,多则两三年。”苏久挑了挑眉,兴致盎然地盯着周泽楷,“周先生这是有什么打算?”

 

周泽楷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反对也没完全赞同。

 

 

42.

 

当晚周泽楷睡在了叶修的隔间里,他最近一段日子常常这么做,因为叶修身上装着辅助器无法自行卧下和站起,所以他就每隔二十四小时解开一次辅助器好让黑马躺下睡觉。

 

叶修只睡了两个小时左右就醒了过来,周泽楷睡得浅,没过五分钟他也睁开眼,黑马的大脑袋就在离他不到三十厘米的地方,一双大眼睛半睁半闭好像还没完全睡醒。

 

“怎么了?”周泽楷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他看了眼时间,是差不多了,正打算帮叶修站起来,对方却摇摇头,“小周来陪我坐会儿。”

 

周泽楷就走到叶修身边坐下,习惯性地伸手帮他按摩那条最近不怎么能用力的伤腿。

 

“他什么来历?”半晌周泽楷才出了声,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微微压低了声音。

 

叶修笑了笑:“我也不是最清楚,他有说过一些,不过很模糊。我只知道他背后不止一个家族,可以说是一整个组织,但这里面有几分真假我就猜不准了。”

 

周泽楷皱了下眉,将叶修动手术那天苏久飞手术刀的那个小插曲告诉了他。

 

“正常,他是特种兵出身,真枪实弹杀过人的。”叶修喝了口水又继续道,“小九本心不坏,但你最好不要和他走的太过接近,他那个圈子里的水不比演艺圈的要浅。”

 

“放心,我有分寸。”周泽楷俯身帮叶修把有点乱的鬃毛一根一根分开梳好,替他挠着耳根。

 

叶修满足地呼噜两声,却也没忘记正事:“对了,小周你白天问他时间做什么?”

 

周泽楷的手顿了一下,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他才轻轻回道:“我想把你的事情加上虚拟的小说结合一下拍一部电影,以你为主角的电影。”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