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基友生贺】Henna(周叶ONLY)

我又提前写完了_(:з」∠)_

4.17号那天估计没空,就提前写完了嘤嘤嘤。

提前祝晚枫生日快乐啦么么哒! @死蠢_啊晓_考后焦虑症 

周叶ONLY,果然我还是写周叶顺手嘤嘤嘤

Henna是一种彩绘纹身啦,例子见下图,不过网上搜一搜就有很多的


**处参考盗笔原文改的,就是他们进塔木陀之前的那段。

*最后一句那个是全职里的你们懂的,为什么我老爱拿这句话凑结尾_(:зゝ∠)_

PS:算上上一篇肉渣的话,这篇应该是百日周叶 Day 73

————————————


1,


*“为什么!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耍得我们团团转,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们,你当我们是什么?”


闷油瓶站在湖边上,眼神冷得像二月里的寒霜:“吴邪,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我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吴邪一时语塞,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通红着一张憋急了的脸瞪着闷油瓶。

  

“吴邪,这趟浑水不是你能趟的,你明天一早就立刻回去。”闷油瓶看着对面有些失态的吴邪,有些无奈。


“我也不想趟这水的,可我只是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偏偏你们所有人都不肯告诉我,那我只好自己来找了。”面对闷油瓶逐渐强大起来的气场吴邪梗着脖子不肯退一步,许是被对方说的话刺中心事,他的语气开始变得更冲。


闷油瓶淡淡道:“吴邪,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


“一个人能不能承受一件事应该由他自己来判断,更何况也许他并不想要别人一直护着他。张起灵,你了解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痛苦吗?”吴邪紧紧皱着眉,看起来很无助。


“我知道。这些事情,吴邪,我比你了解的更清楚——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假如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我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里生活过一样么?”闷油瓶望着湖面,眼神空灵而淡漠,仿佛正在说的这件事和他自己无关。*


“Cut!”导演喊了停,场上的两个演员立刻放松下来,饰演吴邪的江波涛伸了个懒腰,一把拉上戏外是他的发小戏内又和他是铁三角的一部分的饰演张起灵的周泽楷,跑去导演那儿看刚才拍的片段。


“小江,你这儿,吴邪说‘我也不想……’这段的时候激动的情绪应该压得再深一些,你要是这儿就爆发出来的话,那后面就会底气不足了。”导演把方才拍摄的那段重新播放了两遍,细心地将江波涛的不足之处点了出来。


江波涛根据导演的话又自己模拟了两遍,果然感觉影响力更加显著了。他谢过导演,就跑到边上去拉着同剧组的杜明演练起来,留下周泽楷一人还在导演旁边盯着刚刚的那一小节苦思冥想。


“小周啊,你要是想改进的话那还是那个老问题——你要时刻记住张起灵他虽然强大如神佛,但他同时又仍是个普通的人,他也会有喜怒哀乐,只是他的这些感情比别人藏的更深而已。张起灵是很少会把内心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的,这里是个特例,因为吴邪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存在,但同时这一丁点的动摇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要恰好踏在那个分界线上。”导演分析完,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劝道,“我看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小周你接下来没戏要拍了对吧?那就去镇上的集市走走,接接地气,说不定能给你什么新的灵感。”


周泽楷点点头,跟同伴打过招呼后就戴上口罩帽子和眼镜离开剧组往镇上走去。


  

2,


时值夜市,镇子上的小集市里摆出了比白天时更多的小摊子,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禁不住眼前一亮。虽然剧组暗搓搓地包了小镇上的唯一一个旅馆,但还是有不少散客自行前来,住在那些家庭旅馆里,双方互不干扰倒也过得挺好。


正是夏初,天色暗的晚,周泽楷到的时候天空还是半灰不白的,月亮倒是已经挂在天际了,不过最后的阳光却迟迟不肯消失,结果就闹僵了。


夜市里的小摊子大多都开了灯,各种类型的摊主守在自己的摊子上,有吆喝过路的来看一看的,也有默不作声的。来镇上游玩的多半都是年轻人,三三两两地结伴而来,然后对着摊上的商品集体犯了选择困难症。


周泽楷穿梭在小摊之间,入眼的是花样繁多的工艺品,心里想的却满满的都是怎么演好张起灵这个话题。他读过原作,还不止一遍,因而心里也早就有了一个完整的闷油瓶形象,可这有虚拟人设是一回事,要演出来却又是另一码事了。


“哎这位小哥,逛夜市那么急做什么?不如来店里看一看呗?”耳畔突然响起的招呼声硬生生地止住了周泽楷从某个不怎么起眼的小摊前“掠”过去的步伐,他停下来,转头看向那间小店。


店主是个大约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他侧身倚在用来支撑顶棚的一根柱子上,夹着烟的右手姿势很漂亮;店主的背后是明亮的暖黄色灯光,这更衬得他的笑容显得愈发的温暖。


周泽楷看到那人的瞬间就瞪大了眼睛,顿时他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了,几步走到对方面前,毫不犹豫地伸开双臂将男人牢牢圈在怀里。


“叶修……怎么在这里?”周泽楷抱着比自己还矮上那么三公分的恋人,纷繁的情绪像是麻花一样在心里扭成一团。


叶修在那一瞬间相当庆幸自己手里的烟并没有点燃,否则周泽楷就这么抱上来,少说也要在衣服上烫出个洞来。


“好了小周,有什么话进店说,站外头太显眼了你是想一会儿就被围观么?”等过了十来秒,叶修看周泽楷还没有松手的意思他只好拍拍作为恋人的后辈的肩膀,示意他赶紧放开。


周泽楷放开叶修,就算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他那像是牡鹿一样湿润无辜又好奇的目光。叶修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跟踪的人就赶紧把周泽楷拉进店里,又在杆子上挂了张“暂停营业”的牌子拉上了当做门用的布帘。


2,


进了店里周泽楷把伪装都脱了下来,这时候他才有机会打量叶修的这个小店:店里卖的并不是工艺品或者小吃,可以说其实不大的空间里并没有摆什么商品,只有一张长桌上摆着十来张样板,上面是类似纹身但又不完全像的图案,在那张长桌的角落还摆着一本厚厚的相册,多半是更多的样式了。


周泽楷走到那张长桌前,拿起其中一张观察起来,只一眼他就看出来了,照片上有着漂亮花纹的手是叶修的。


“这个?纹身?”周泽楷拿着照片转身,眼里闪动着探究的光芒。


叶修从周泽楷进店后就没说过话,直到这时候才开口介绍:“这是Henna(汉娜),印度的一种彩绘纹身,采用散沫花的叶子和其他一些材料制成的纯天然染料,最好的颜色是完全不掺杂任何化学成分的的棕色。”


周泽楷看了看照片,又看看叶修,仍是有点不解:“手上……没有。”


“那张是挺久以前画的了。这玩意儿时间久了会自动脱落的,你要看的话看这儿。”叶修说着撩起衬衣下摆露出侧腰,周泽楷看到那儿用棕色的汉娜纹了个图案,弯弯曲曲的藤蔓顺着腰线往上,柔软的藤条上开出一朵朵饱满的花朵,有的花苞尚未完全舒展开,呈现将开未开之姿,零零落落的几片叶子更是衬得那花栩栩如生。


周泽楷看着那纹身觉得好看,忍不住用手摸上去。叶修的腰是他的软肋之一,周泽楷的手指才触到那儿他就痒得哆嗦了一下,赶紧退开一步:“小周别闹。”


哪知周泽楷却一把扣住叶修的身体,左手食指指尖落到腰上,顺着那花纹细细地描摹。叶修本是想拍开他的手的,可周泽楷的表情那样虔诚,他只好僵着身子站在原地由着对方摸。


“好看。”周泽楷终于放下手,他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叶修都舍不得对他板起脸,最后只是把后辈的头发揉了个杀马特发型。


“小周喜不喜欢?喜欢我给你画一个?”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就让他自己去挑样式。


那本册子足足有上百页之厚,里面各式各样的纹身图案看得周泽楷难得地犯了一次选择困难症。他捧着样式本翻了老半天也没个定论,最好只好求助于叶修。


叶修从周泽楷手上拿过图册,边翻边道:“小周你这得纹在脚上吧?你来这儿是拍小哥的,他上半身除了那个时有时无的麒麟纹身以外可没别的了啊。”


周泽楷听到“麒麟”二字眼前一亮,马上就道:“麒麟,能吗?”


“成啊,那你坐下吧,左还是右?”叶修把旁边的一张折叠躺椅翻下来让周泽楷坐好,又弯腰去拿工具箱。


“左。”周泽楷弯腰脱去鞋袜,把脱光的那只脚蜷到椅子上,下巴压在上头看着叶修忙活。


3,


叶修取出一管染料,那玩意儿跟牙膏似地,只是出口像针管,极细,用点力就有深褐色的凝胶状固体从里面流出。


等叶修开始画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抽空将心里的疑惑重复了一遍:“为什么来这里?”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想你了。打听到你在这儿拍戏我就来了。”叶修仍旧低着头专心上纹身,从周泽楷这个角度能清楚看到他在自己脚踝上绘画时候的动作,那手即使是握着一管普通染料的时候似乎也要比常人好看很多。


周泽楷脸上微微有点发烫——他不比叶修,这人向来没羞没躁的,他俩在一起以后就最初那段他还会不好意思,习惯了以后就完全放开了。就好比刚才那句话,周泽楷就断然不会像叶修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他必然是要有个酝酿过程才放大招的。


“兴欣,怎么办?”周泽楷心里欢喜得很,却仍旧止不住的有担忧冒出来。叶修自从被嘉世陷害被迫退下首席设计师一位后又重头再来,自己拉了堆新人成立了兴欣,眼下兴欣的事业刚有起色没多久他这个公司骨干就跑出来是不是不太好?


叶修暂时停下手里的活计抬起头,他冲着周泽楷笑了笑,道:“放心,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有沐橙、方锐还有老魏几个老手在足够了。你看我像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一把手吗?”


周泽楷急忙摇头:“不是。”说罢露出一个标准的“周泽楷式微笑”,听叶修这么一说他是真的打心底觉得高兴——本来人嘛,总是有点私欲和贪欲的,两人因为各自的工作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这会儿既然能见到便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那小周说说吧,怎么想到跑这儿来了。是不是拍戏不顺?”叶修了解周泽楷,他一见这个年轻人眉宇间隐藏着一丝愁眉不展的神色就猜到他一定不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者买东西才跑到这儿来的。


“嗯。张起灵,神态抓不准。”周泽楷的声音低了下去,听上去有点闷闷不乐,他在这块儿的不足他自己心里一直清楚,可那感觉却一直若有若无的抓不住,这让周泽楷觉得有些不安。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吹毛求疵的人,但努力做到最好和要时刻做到更好一直都是他的座右铭,若是让他就这么把这个并不明显的瑕疵放过去,那他是决计不乐意的。


叶修“哦”了一声,紧接着就沉默下去,周泽楷也不急,耐心地等着他的下文。半晌,男人才缓缓道:“小周,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很满足?”


“啊?有,开心。”周泽楷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隔了两秒才有点愣愣地答了,却像是一头栽进云雾里般不知所以然。


“那就对了。你现在想一想,如果你在未来某一天会失去和我的联系,甚至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没有任何联系——我是说,当你走在街上的时候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陌生的,你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飘荡在这个世界上的孤魂,永远在追寻一个得不到的答案,你会怎么想?”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回答,叶修制止了他:”别急,等我说完你自己慢慢思考一下再说。张起灵在原作中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强大到只要有他在,不管是戏中的吴邪等人还是我们作为读者的都会觉得非常安心。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许多人依靠的人,他能依靠的却只有自己,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活得那么久。张起灵的外表年龄看上去是只有二十多岁,但他的心理年龄已经超过了上百岁,也就是说在遇上吴邪他们之前他已经亲眼见证了无数认识的人一点一点被岁月侵蚀而老去,独留他一个人在这世间背负着不知所谓的命运走下去。”


“小周,想象一下,当某一天你身处人群的时候却发现你仍旧是只有你自己,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回答你,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周泽楷抿了抿唇低下头,他觉得心里一阵阵发紧——没有叶修,没有身边这些人的日子他根本不敢想——如果他有无限的生命而他必须要看着爱人在眼前死去的话那他说不定会干脆自行了断,总好过一个人活在一个永远陌生的世界。人是群居动物,离群索居的毕竟只是少数人。周泽楷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自己因为不爱说话而被其他孩子们孤立在一边,每次别人玩的时候他就只能远远看着;那个时候他曾有过一种“我是不是不被需要”的想法,好在后来身边渐渐的有了同伴,那种孤独感才终于消失。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周泽楷忽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斟酌了一下用词后才缓缓道:“会茫然……还有痛苦?”


“Bingo!”叶修用左手将周泽楷的脚往左边下压固定住,右手则握着染料在踝骨上画出一笔漂亮的弧线,“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闷油瓶他也是个人,只要是个人就还是会痛的,只是他比常人要更会忍耐。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有茫然无措的时候,没有人能够超脱生死,即使是族人普遍长寿的张家也不能。闷油瓶再怎么超脱世俗,他或许还是会渴望平凡的生活的,一个找不到归宿的人,你说他该有多孤单。还好,他有了铁三角。”


周泽楷低低地应了一声,听上去快要睡着了,他闭上眼,重新脑补原作中有关闷油瓶的那些段落,渐渐他发现自己开始找着一点门路了。


4,


“小周?”周泽楷半睡半醒间感到有人正在拍他的脸颊,他嘟哝一声睁开眼,视线猛然对上叶修那双像深潭一样清澈的眼睛,看他醒了对方勾了勾嘴角,“我画完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周泽楷坐起身察看,甫一眼便是惊叹:纹身从足跟往上一点开始,占据了足踝和近乎三分之一的小腿,叶修画得很仔细,就连麒麟身上的鳞片都细细勾画了出来;那麒麟昂首挺胸,脚踏祥云乘风而来,眼神傲而不骄,栩栩如生得仿佛下一刻就能跳出来一样。


那纹身的颜色是深咖啡的,有点植物的味道,不算好闻,看着倒像是用巧克力浆液画上去的。周泽楷觉得好奇就用手去碰,染料已经基本在皮肤表面凝固,摸上去有点黏,不过更多的还是像摸在一块巧克力上的感觉。


“哎哎小周等等,别碰。”叶修本来正在放东西,一回身就看见周泽楷正在那儿好奇地拿手戳戳戳,赶紧上前去阻拦,“这东西少说要过个二十来分钟才会完全干掉,接下来还要再等两三个小时上面的一层外壳才会脱落,近几小时内最好别碰水或者是别的护肤品,否则它会消退得比较快。”


周泽楷吓了一跳,赶忙收回手,一面庆幸自己没有把叶修辛苦画好的成果弄坏。鞋袜暂时都还不能穿,反正眼下正是夏季,天不冷,他干脆就卷着一边的裤管跳下地,走到叶修面前把人拥进怀里。


“叶修,谢谢。我很高兴。”

  

叶修揽过周泽楷的头,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等你拍完小哥,我给你在胸口画一个,咱俩一起出cos去。”


周泽楷回吻过去,却也只是浅尝辄止:“好。一起。”


5,


周泽楷在叶修的店里一直待到Henna纹身上的巧克力色外壳已经剥落大半了才打算回去。他没有提出要拉叶修回剧组的打算,处于某些私心,他暂时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叶修在这里,他还想多和恋人独处几天。


“时间不早了,小周你还是早些回去吧。我就住在你们旅馆附近,有事打个电话给我就行。”


周泽楷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去的天色,想想也是,便干脆地同叶修告了别。


等周泽楷走出有段距离再回头去看的时候,年长一些的恋人正像他来时那样倚在店门口,笑着朝他挥了挥手,那笑容明亮温和得连星月都要为之失色。他忽然就觉得一股幸福感满满地涌上心头,胸口暖暖的;路过的小店透出温馨的灯光,就连路人的嘈杂听上去都是那么的悦耳,虫鸣夹杂在夏夜的微风里,带来一阵洋溢着愉悦的气氛。


周泽楷想他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最棒的事情就是知道在某个角落有个人会时刻为你牵挂,知道如果累了难受了随时会有个名为“家”的地方为你遮风挡雨,将那些艰苦困难全部化为前进的动力。


遇见即是缘,而我感谢在那天,遇见了最了不起的你*。


END。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