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周叶ONLY】自由之翼(九)

艾玛我终于憋出来了_(:з」∠)_

明天要是我还先写文再做卷子就剁手!

在这次更新的最后,有下一个剧情的预告,有兴趣的可以拉下去看一看

看了别打我就是了

小周说的那句”他是一匹非常伟大的赛马“改自原文的”他是一个伟大的选手“

感情线方面自由心证吧,反正动物paro写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真的写那种百分之百确定过时爱情的感情(哪里不对

赛马的年龄,包括利益那边,都是我胡诌的,我也不知有多少是真的_(:з」∠)_

本章陶轩黑【

依旧OOC有,人物属于虫爹嗷

————————————


24.

 

电影杀青的庆功宴持续到了很晚,接下来两天剧组还有点收尾工作要做,但演员和大部分工作人员都闲了下来,所以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人在这两天已经陆陆续续地开始离开剧组。

 

江波涛帮周泽楷的档期排得很好,这让他在电影拍摄完以后还有几天的时间可以休息和调整。周泽楷没有在结束后立即就走,叶修还在剧组里待着,他想既然是空闲的时间,那他正好能和叶修再多处几天。

 

电影的拍摄已经结束,叶修比起剧组的其他人来说简直闲得要发霉了。他每天就在摄影基地到处遛跶,随时接受来自剧组成员的善意点心,有时候是水果蔬菜,有时候是无添加剂的拐杖糖或者是方糖。周泽楷毕竟本职还是个演员,即使是休息也不会无事可做。趁着正好能和王杰希还有喻文州这种老牌导演和监制面对面在一起的机会,周泽楷每天都抽空去他们那里请教一些东西,顺便帮着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空下来的时候青年就会跑去找叶修和邱非,和这一人一马待了半年也早就互相混熟了,他甚至得到了允许可以骑着叶修在基地的大草地上跑两圈,也算是帮叶修尽快找回状态。

 

 

25.

 

在剧组的最后一天,周泽楷去完王杰希和喻文州那里就去找叶修。黑马正独自在草地上吃草,邱非多半是去找苏沐橙他们了。

 

“叶修。”周泽楷叫了他一声,叶修抬起头,嘴里还在嚼着草,他转了转耳朵,慢悠悠地踱过去在青年面前站定,黑亮的眼睛里透着两个字“想吃”。

 

周泽楷像往常一样从口袋里拿出几块包在干净的纸巾里的方糖,摊在手心里伸到叶修面前,黑马也不跟他客气,舌头一卷就把一半的方糖吃进了嘴里。

 

“唉。”叶修忽然叹了口气,语气里尽是遗憾,“明天开始就不能每天都吃零食了,老陶他们不给我多吃怕吃太多了要营养过剩,只有小邱非偶尔给我带点解解馋……还真有点不太想回去。”

 

周泽楷一听叶修这话反而笑了,他听出来叶修有点像是小孩子在闹脾气的意思,就伸手轻轻在黑马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别闹。你明明想再上赛场。”想了想他又补上一句,“有空,来看你。带好吃的。”

 

“呵。”叶修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轻笑,“那可说好了的。小周别到时候说话不算话啊。”

 

“一定来。”周泽楷弯起眼睛笑得开心,他答应着,语气郑重。

 

叶修打个响鼻,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晴空,就主动提议道:“小周再来跑两圈?”

 

周泽楷点了点头:“好。”说罢他左手抓住马鬃,后退一步蹬地跃起,右手在马肩上一撑将半个身子都像是在单杆上上下翻飞的体操运动员一样挂上了马背。最后他又俯身压在黑马的肩颈上向上磨蹭了几下,让自己顺利骑在了马背上。

 

“小周坐稳。”叶修顺口叮嘱了一句。周泽楷依言抓住他的鬃毛,同时双腿夹着马肚向前微微倾身。下一刻黑马迈开四腿飞奔出去,在半分钟之内就将速度提到了周泽楷现在所能承受的最高速。

 

叶修这会儿并没有佩戴任何马具,周泽楷骑在他背上,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体会到那极具爆发力的肌肉的每一次伸展和收缩。周泽楷紧紧抓着叶修的鬃毛,有风迎面吹来,他觉得自己就好像真的在飞翔一样,格外轻松舒爽。马蹄高速踏上地面的声音像擂鼓敲击在心上,周泽楷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随着蹄声在变快,到最后两者已经几乎要融为一体。

 

因为已经是休息的最后一天,这次叶修没跑多久就停了下来慢慢遛跶,周泽楷从他背上跳下来,跟在一旁陪他走着。

 

“小周。你别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叶修停下脚步,懒洋洋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舍。

 

周泽楷立刻回身抱住叶修,和他额头相抵:“我也,舍不得。”

 

 

26.

 

荣耀娱乐的十周年庆典在九月二十一日,当天上午,《荣耀,荣耀》的首映式也准点刷新。

 

周泽楷在首映式上也见到了叶修,黑马被带到放映现场的后台,公司给他专门辟了一块空地出来放水和牧草,又像模像样地弄了个小屏幕在他面前,让他能和其他的人一起观看首映。

 

事关公司的荣誉,所以即使周泽楷很想跑到后台去和叶修一起看成果,他也还是得耐着性子坐在冯宪君和公司高层的中间看完全场。期间周泽楷曾很羡慕地向坐在后一排的王杰希等人投去求助的目光,最后却被苏沐橙以一个“你就牺牲一下”的微笑给驳了回来。

 

不过等电影真的开场了以后周泽楷却又认真起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仔细琢磨推敲着自己有哪些地方做的还不够好,又有哪些令人满意的地方下次可以借鉴的。冯宪君等人也知道周泽楷在平时不太爱说话,所以只是随意聊了两句就不再打扰他。

 

影片播放到赛马的场景的时候周泽楷忍不住眼前一亮:当叶修载着苏沐橙冲向终点的时候,采取的摄影角度是略带仰视的正面视角,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选位——不管是苏沐橙和叶修专注的神情,亦或者是黑马那像是精密仪器一样运作的每一块肌肉和舒展出优美弧度的四肢,甚至连马蹄敲击地面时的力量与速度都被飞扬的沙尘和微微颤抖的镜头给将这种震撼感给完美地呈现在了观众们的眼前。

 

整部电影的时长为一个半小时。周泽楷等到开始放片尾曲的时候就和冯宪君等人打了声招呼,起身趁着灯光还没亮起来的时候跑去了后台——他是去接叶修的,今天邱非有比赛在身没法过来,所以他就去申请到了暂时照顾叶修的许可。

 

“叶修。”周泽楷之前来的时候还没能得空跑来后台看一看叶修,这会儿一见面他就给了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想你了。”他把脸埋在叶修的鬃毛间,呼吸着熟悉的味道。

 

叶修开心地从鼻腔里发出柔和的呼噜声,他转过头去用脸颊蹭了蹭周泽楷:“我也想你了小周。不过小邱非跟我提过一次你很忙,所以我原谅你了。电影拍得很不错啊,有没有什么奖励?”

 

周泽楷被叶修逗笑了,他在黑马的耳根子后面挠了挠,从口袋里掏出早有准备的糖递了过去:“下次,带棍子糖给你。”叶修从周泽楷手上咬了糖过去吃,一面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27.

 

首映式圆满结束。叶修的定力相当好,即使面对着数十台长枪短炮和之后场外黑压压的人群也半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周泽楷一直就站在他的旁边,时不时就当着众记者的面帮叶修梳理一下被吹乱的鬃毛。

 

后来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周泽楷对于叶修的看法,青年微微一笑,出人意料地说了句长句:“他是一匹非常伟大的赛马。我很喜欢他。”

 

妈呀周泽楷说长句了!众记者顿时激动不已,刷刷刷地就开始各种记录。

 

又有人接着提出了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听说嘉世俱乐部已经在给叶修找下家了,那么如果您有机会,您会将他买下吗?”

 

周泽楷眼神一凛,他最近这段时间在忙着赶各种通告都没时间去关注嘉世的动态,陶轩已经准备动手了吗?他抿了抿唇,将腰背又挺了挺:“会。任何代价。”

 

记者们这次很快就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记下要点之后人们很快就跳到了其他问题上,毕竟对娱记来说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关注,他们可不会把大好时间浪费在叶修身上。

 

 

28.

 

年底的时候周泽楷抽空去看了两次叶修的比赛,一次是冠军,另一次则是亚军。当看到叶修以三个马身的差距输掉比赛的时候周泽楷先是愣了一下,然而当他仔细一想的时候却忽然意识到叶修已经不复从前——他是在最后四分之一英里的时候落到第二名的,而这在他以往的职业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周泽楷回去以后又查了一下叶修近几个月来的比赛成绩,赫然发现叶修明显在走下坡路,十月份的时候连续三场比赛他都没能拿到冠军,每次都和第一差了一到三个马身的距离。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的周泽楷连夜查了那些比赛之后的报道和近些日子嘉世方面对叶修的说法还有粉丝们的看法,结果发现所有人都信了嘉世的那个“虽然很遗憾,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叶修的职业生涯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的状态已经不适合再进行太多这样激烈的比赛,所以最近大家可能无法经常看到他出赛了”。而之前叶修离开去拍电影的半年则被嘉世描述为“叶修前些日子有些太累了,因此我们想让他在这段时间修养一下,正好有这个机会就让他去了,在此也很感谢《荣耀,荣耀》摄制组和荣耀娱乐给他这个机会”,言下之意竟是隐隐在向公众暗示“嘉世为了叶修以后能过上一个好的生活所以让他有这个机会更多地展现自己的才华,毕竟因为拍摄电影而出名的动物明星还是有不少先例的”。

 

当日凌晨三点多,周泽楷给自己冲了杯Espresso一气饮下,浓郁的苦味在口中蔓延,咖啡因尽职尽责地开始发挥它的功效。关节炎、参赛次数开始减少、寻找下家、参加电影拍摄、状态下滑……周泽楷坐在书桌前,一条一条地将从认识叶修以来所有有关他的消息全部清晰地在脑中排列下来,越整理他心里就越是清明一片,也越发能感受到这件事情背后的世态炎凉。

 

当最后一条线索连接上时,周泽楷一直以来心底的疑惑也全部解开——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早已开始的预谋,一个为了将利益最大化而可以摒弃情感的再简单不过的计划——陶轩其实从最早发现叶修对于嘉世的利益开始不如往昔的时候就已经将网撒开,叶修患上关节炎这对嘉世老板的这个计划来说是一个机会,他借调养的说辞让叶修被迫离开公众的视线一段时间,而这其实是让公众对叶修的关注随着他的不出场而逐渐消退并且转移到其他马匹身上的一个手段。这还不是全部,对于叶修这样的高龄赛马来说,长时间离开赛场并不能让他休整过来,反而会让他因为长期没有高强度的比赛保持状态而使得实力下滑得更加厉害。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参加拍摄之前还能跑出那样出色成绩的叶修却在回归赛场之后连连屈居第二,也亏得是以接近五岁高龄还能打破比赛记录的叶修,如果是其他的马匹,在告别赛道那么久之后还能不能再跑进前三都是个问题。

 

在叶修开始明显出现状态下滑的情况的时候,陶轩之前打好的铺垫就起了作用。他只是让嘉世俱乐部方面的公关稍稍引导了公众那么一下,所有人就都相信了这个不算谎言的谎言。人们为叶修感到惋惜,却也带着难过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并且送上了祝福,希望他在退役后能够过上好日子。至此,嘉世基本就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只需要再花点时间,叶修就会自然地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他将会在退役这个点上为嘉世再赚一笔,然后双方就此再无瓜葛。

 

周泽楷深呼吸一口靠上椅背,想透了所有前因后果以后,此刻他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冷到了心底去。周泽楷不是不知道人心能有多么可怕,因为他所在的演艺圈就是一汪深得见不到底还越搅越浑的潭水,只是他是真的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将这种勾心斗角用到动物身上,用到只有付出不求回报的对象身上——如果说他们做演员的掺进这水里还能找到各自的利益,但叶修他是真的什么利益都得不到,一切都是靠他自身争取来的,而这些名誉最后还都得归到嘉世头上;俱乐部能得到各种各样的利益,身为最大贡献者的叶修所能得到的,却不过是很多普通马场里的马匹也能享受到的食物以及照顾。可周泽楷同时也无比清醒,他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一个演员而已,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叶修的下一个“主人”。更何况,陶轩也只能从道义上被指责一下而已,从其他方面来讲,他单纯地就是在为嘉世争取最大的利益罢了,利,这本就是很多商人都十分看重的东西。

 

坐在椅子上思考了一分钟,周泽楷最后拿起手机给江波涛发去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江,帮我联系陶轩,我要买下叶修。他出价。


————————————


下回预告:


周泽楷冲进恢复室,叶修已经睁开了眼,可能是因为躺了太久不舒服的关系,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周泽楷赶忙跪在他身边按住叶修,可他又不敢太用力,只好一边尽力压制住对方一边轻声安慰:“叶修,没事了,再坚持一下,没事了。“

叶修大概是听出周泽楷的声音,渐渐停止了挣扎。他抬起头,哑着嗓子叫了两声,很微弱,听上去还没完全请醒过来。周泽楷凑过头去听,却不由得心里一紧,他听到叶修说”小周……我疼……好疼……“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