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周叶ONLY】零距离接触 VOL 13-18

写沐秋那段也是很心塞的。我已经尽量少写了;w;

话说话唠功力又上一层……居然写了一整章更新都是初见面时候的场景……

就当是福利吧

好消息是我的码字速度好像回来一点了,明天看情况吧,因为想趁着假期最后一天再更一发无言组和西湖组那篇来着。

————————————


VOL 13:

 

“老叶你快说说,你什么时候认识周泽楷的!”

 

“就是啊叶修,这事你居然都不说,还有没有朋友爱了!”

 

“前辈……”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八卦之心基本人皆有之,区别的只是多少而已。叶修此刻就被兴欣这群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的队友包围了,从年龄最小的乔一帆到最大的魏琛,每一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但整合起来就变成同一个意思——今天不说出来就不(把)让(你)你(喂)下(小)船(周)!

 

“叶修哥,你看你背后。”苏沐橙笑眯眯地一指海面。叶修回头一看,只觉得眼角开始抽搐——不知道是不是鲨群听懂了他们的对话,这会儿包括周泽楷在内的轮回全体成员全部直立着身体悬浮在海里,一眼望去就见一片半灰半白的三角形鲨鱼脑袋露在水面上,微张的口中雪白的利齿反射出锐利的寒光,足以把不知情的人吓得死去活来。

 

“……”友尽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从来不知道原来鲨鱼也有八卦之心的叶修在心里默默地刷着屏。

 

在众志成城面前叶修只坚持了不到十秒钟就败下阵来,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烟盒,在陈果要杀人的目光中泰然自若地抖出一根叼在嘴里,没点。

 

“沐秋的事情你们都知道,我是在他出事以后遇上小周的。”叶修闭了闭眼,缓缓道来。

 

 

VOL 14:

 

「沐秋是谁啊小周你知道吗?」吕泊远有点儿好奇。

 

「听过,不大清楚」周泽楷甩甩尾巴。

 

「波涛……」吴启立刻选择向江·中国好副队·波涛求助。

 

「小周是说听到过这个名字但不太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对吧?」江波涛思考了一下周泽楷的断句方式做出了推断。

 

「嗯……」周泽楷点点头。

 

「喂我说你们好好听故事啊!」孙翔有点不满意地小幅度晃了一下身子,其他鲨鱼一听觉得非常有道理就赶紧闭口不言静静地听叶修说起那件他们谁都没经历过的事情。

 

在特定情况下,八卦的魅力似乎非常大,就连鲨鱼都不能免俗。

 

 

VOL 15:

 

那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情,一切,都始于那个夜晚的心血来潮。

 

“叶队,资料都整理完了,那我们先下班了。”两个加班的研究员把文件放在桌上,叶修冲她们点点头,“辛苦了,路上小心。”

 

“好。”其中一个年纪稍小些的研究员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劝道,“叶队也别太辛苦了,早点去休息吧。”

 

叶修笑了笑,又拿起手边另一份文件:“我会的,你们赶紧回宿舍,已经很晚了。”

 

那个年轻的研究员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被同伴拉住:“那我们走了,叶队明天见。”

 

“嗯。明天见。”又埋首于工作中的叶修没有抬头,两名研究员道别后没多久就离开了研究所。

 

 

VOL 16:

 

“……终于看完了。”合上最后一份研究资料,叶修长呼口气伸了个懒腰,他向后靠在椅背上,神色间难掩疲惫。

 

在办公室里休息了五分钟,叶修站起身拿上钥匙走出办公室。研究室里此刻只有他一个人,到处都静悄悄的,只有微弱的水流声从观察室里传出。叶修循着应急灯的橙光走到大门口,锁好门准备去取车的时候却突然改变主意向研究所自带的小型码头走去。

 

码头附近的灯光并不多,但暖黄色的灯光却也足够让人看见这附近水面的景象。叶修挑了艘动静不太大的小艇,插上钥匙发动出海——研究所拥有的几艘船里基本小艇的钥匙常驻研究员或者外派高级研究员都会人手一把,就是为了防止万一有急事却因为找不到钥匙持有者而无法前往。

 

叶修独自一人坐在船上,小艇高速行驶时带起的海风直接把他的头发吹成了鸟窝,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再这样一个诡异的时间开船出来,似乎只是想,就这么做了。

 

时间已是深夜,因为本身就只是突然兴起想出来遛弯,叶修也没开得太远,出海不过十分钟就停下马达,任由小艇随波逐流。叶修坐在船中央,时不时地就拿船上的探照灯照一下四周的海面,确认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生物趁着夜色来偷袭。

 

夜晚的海风不大,却有点凉,叶修紧了紧外套,蓦然想起从前和苏沐秋两人有时候夜里兴奋得睡不着就会驾着小船出海,在近海的海面上漂着,聊着各种海洋生物和未来的梦想直到天亮。幸运的话还能仰望缀满星辰的星空或者看着即使在夜晚也不安宁的海豚或者其他好奇的海洋生物在船的周围嬉戏玩闹。

 

可是所有的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在那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

 

叶修从前听过一首歌,歌名已经记不得了,但他记得里面有一句歌词“没有留不下的城市,只有回不去的过往”。他一直没在意过,然而在友人逝去的今天,他却忽然明白了——城市不管怎么说都能够留下来,不论用何种方法,可已经过去的时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回来的。就像他现在不管怎样想念曾经的那段时光苏沐秋也不会笑着说声“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沐秋……”叶修仰头看着在遥远的天际闪烁着的为数不多的星星,心里针扎似的疼,为苏沐橙,更为苏沐秋。在别人看来挚友的离去似乎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但那都是假象,他必须要坚强起来,不然失去从小相依为命的哥哥的苏沐橙很可能会垮掉。

 

不在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向前走。这是叶修自苏沐秋去世后的这段时间里支持自己不倒下去的信念。

 

人们看着这么努力为尚且还小的苏沐橙撑起一片天空的叶修的时候只会感叹他的坚韧,却全然忘记了其实他也还是个刚刚十八岁的大男孩,也还是会在没有人的夜晚在睡梦中独自默默流泪,想要卸下伪装好好地大哭一场。

 

 

VOL 17:

 

“哗啦——”一阵异样的水声将叶修从回忆中惊醒,他猛地一惊,急忙拿起探照灯查看周围的海面。小艇上配备的探照灯穿透能力都很强,而且是可调节照射范围的。叶修听音辨位的能力不错,他循着水声找过去,就只见离他大概只有二十来米的海面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三角状鱼鳍暴露在空气中,并且正在慢慢向这边靠近。

 

“!”幼儿园起就开始对海洋生物感兴趣,八岁就能认出各种不同的鱼类以及海洋哺乳动物的叶修再清楚不过,这是属于鲨鱼的鱼鳍。因为身体的特殊构造,鲨鱼一生都会不间断地游动,他们可以在睡觉的同时仍然继续在水里游泳。

 

叶修并没有马上启动小艇,因为他清楚鲨鱼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他们多数时候只是为了保护领地或者单纯的好奇而已,但是如果小艇突然启动必然会有动静,这样反而有可能会引来鲨鱼的攻击。更何况叶修有点在意,刚刚那个水花声一定是这条鲨鱼弄出来的,可他并没有发现水面上有血迹蔓延开来,这也就说明那并不是鲨鱼捕猎时制造出来的响动。

 

打定主意要看一看这条突然出现的鲨鱼究竟目的为何的叶修停留在了原地等着对方过来。看着看着叶修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鲨鱼的游动速度也太慢了一些,感觉不像是在正常的游泳而是一个不会游水的人在挣扎着前进一样。

 

等鲨鱼又稍微靠近一些的时候叶修干脆将探照灯的灯光调成单束形的,以方便他把小范围的东西看得更清楚。这一瞧就连见多识广的叶修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条鲨鱼不是普通的鲨鱼,而是鲨鱼中的霸王,大白鲨!普通大白鲨的身长在四米到五米之间,而这条大白鲨的长度据粗略估计可能要接近六米,不可谓不是大白鲨中的“巨人”了。可是这么大的鲨鱼怎么会速度这么慢?带着这样的疑问叶修又一次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条大白鲨,这一次对方的动作告诉了他答案。

 

“哗啦——”又是一声水响,同方才的那声除去大小外几乎一模一样,是那种勉强挣扎的声音。因为有强光的照射,叶修在大白鲨猛然挣动的时候瞥到了缠绕在他头部到背鳍之间的几乎透明的网线。叶修很快明白过来:这条大白鲨多半是追捕猎物的时候误闯入渔猎的围场,结果他虽然因为力量足够大摆脱了被刺网困死的命运,但部分刺网却缠在他的腮部,这就直接导致他没法正常呼吸,因而游泳姿势才会显得如此别扭。

 

至于这条大白鲨为何会向自己靠过来的原因,叶修觉得那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条鲨鱼在危急关头选择了孤注一掷向他这个人类求助。思及此叶修不再犹豫,他也知道情况不太妙,干脆就发动引擎将速度调到最小档向大白鲨驶去。

 

其实叶修后来想想就算这条大白鲨并不是来找他帮忙的他也仍旧不会在看到这一幕的情况下将这个因为人类的过错而受苦的生命置之不理,而他的这一举动造成了之后的一系列因果,这就不是现在的叶修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叶修把小艇在离大白鲨只有半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时间紧急,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最合适的决断。然而不等他想好要怎么去剪断鲨鱼身上的刺网残余的时候那个大家伙竟然自己挣扎着游到他跟前,并且很干脆地微微向上侧过身体好让叶修看清缠绕在身上的网线。

 

“……”看着眼前这条格外相信自己的大白鲨叶修终于能确信对方是来求助的了。他瞅着这条鲨鱼黑亮的眼睛,那里头除去痛苦外就是信任,没有第三种感情。

 

时间不等人。叶修不知道这条鲨鱼是在多远的地方看到船上的灯光,又是怎样艰难地凭着顽强的毅力一路游过来,他只知晓既然大白鲨愿意向自己暴露脆弱的一面,那他就更不能让他继续受苦。这么想着的叶修从小艇上的工具箱里翻找出夹断刺网专用的钳子,夹住大白鲨身上缠绕着的其中一根网线,小心而迅速地合拢了手柄。

 

 

VOL 18:

 

“好了。”援救过程因为大白鲨的配合而行进得很顺利,叶修夹断最后一根网线并且将它收到船上的角落里以防止有别的动物再因此受伤。终于获得自由的大白鲨显得很高兴的样子,腮受到解放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大口地呼吸了几口海里的新鲜空气,看样子之前是憋坏了。

 

看见大白鲨安然无恙叶修也忍不住笑起来,然而他的嘴角还没上扬到一半就僵住了。他忽然发觉自挚友的后事办完以来,这是他这半年里头一次真正地来到野外和野生的海洋生物接触,在此之前他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逃避出海这件事。

 

“唉……”苦涩涌上心头,叶修觉得眼角有点发酸,他微微扬起头忍住即将流出眼眶的泪水,长长地叹了口气。

 

“哗啦——”又是一阵很清晰的水花声,叶修一低头就看见大白鲨竟然还没有离开,反而还在小艇旁游动着,刚才的声音想必就是这家伙弄出来的。

 

“还不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叶修有和动物交流的习惯,他觉得哪怕对方并不一定能听懂,但总有些意思是能传递到的。

 

大白鲨停下来,从水下看着叶修。一人一鲨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儿,直到大白鲨突然又游动起来。叶修以为他大概是要离开了,结果并非如此,那条鲨鱼毫无征兆地就绕起圈子来,而且是类似小猫追着自己尾巴玩的那种完全不符合大白鲨这一物种给人的印象的转圈方式。

 

圈子转多了总会晕的,尤其像是大白鲨这样本就不太适合做这种动作的生物。鲨鱼在水里转了大概有七八圈的样子,最终他在把自己转晕之前停了下来,从水里冒出头来盯着叶修,黑曜石般的眼睛亮晶晶的。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方才心里的悲伤在大白鲨这莫名其妙的“插科打诨”下暂时淡了下去。他看着对方那种无辜的眼神像极了家里那条叫小点的土狗,忍不住就大着胆子伸出手去轻轻抚摸鲨鱼的鼻尖,指尖触及一片粗糙的鲨鱼皮,却意外地感觉并不赖。

 

“看你那么喜欢转圈,那就叫你小周吧。‘圆周率’的那个周。”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