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周叶ONLY】自由之翼(六)

嗷我更新了!

咳,其实本来还有一点的,不过看看剩下一点一时半会儿也写不完干脆放到下一章

肚子不疼了www我先去吃午饭,一会儿回来码北极熊

以及关于这里面的场景,我知道大概会有人觉得乱,TVT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微妙……不过有很多场景都是拍摄中的场景,但是我又懒得想角色名就干脆直接用演员的名字啦

————————————


14.

 

“叶修,我会带你走,给你自由。”开机仪式结束后暂时回到嘉世的叶修忍不住又想起周泽楷说的这句话,青年那时眼里透着的坚定在他向来平静的心湖掀起一阵小小的波澜,有那么一刹那他几乎就要相信了,但理智告诉他那个年轻人和他终究不在一个圈子里,分开不过是迟早的事。更何况,只要还能比赛,他就会选择待在嘉世,哪怕它已经物是人非。

 

可说句真心话,叶修对周泽楷抱有的好感还是挺多的,毕竟这年头能找到个交流得起来的人类都不容易啊。

 

 

15.

 

周三上午,《荣耀,荣耀》摄制组全部到位,这部荣耀娱乐十周年庆贺的电影正式开拍。为了以最高效高质的方式完成拍摄,剧组采用的是全封闭式摄录。除去一些需要大量群众演员的镜头外其他场景全部拒绝一切无关人员的进入,就连荣耀一直以来的媒体独家合作伙伴,虚空传媒都得不到追踪报道的特权。

 

周泽楷准时抵达已经被包场的影视基地的时候就被告知叶修和邱非已经到了,因为拍摄中会有不少竞马的镜头,所以陶轩干脆让邱非跟来照顾叶修,那些苏沐橙没法完成的就由他这个专业骑手来做替身。

 

剧组给了叶修上佳的待遇,他的马厩就建在剧组成员的宿舍旁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周泽楷的房间在一楼,他屋里那扇朝东的窗正对着叶修住处的门口,只要条件允许,他一开窗就能和隔了不过几米的叶修打招呼。

 

“小周,放好东西就出来吧,准备一下要拍第一幕了。”江波涛在外面敲了敲门,提醒周泽楷。

 

“好。”周泽楷应了声,没过半分钟他就开门出去,跟着江波涛一起离开宿舍楼前往拍戏地点。

 

 

16.

 

周泽楷在拍摄地点看见了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叶修和牵着他的邱非,在场的人太多他不好公开和叶修说话,只能远远地看了一眼,在心底默默打个招呼。

 

演员都到齐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又讲了一下重点,化妆师再给有需要的演员补一下妆后就正式开拍了。

 

《荣耀,荣耀》说的更多的还是两个男女主角在赛马场上认识以后的事情,对于之前男主如何从巅峰跌落的笔墨描写并不多,不过即使不多,它们也仍旧很重要。更何况对于一个好的演员来说哪怕只有一个背影的镜头也是要全力以赴去演绎的。

 

随着导演的一声“开拍”,各成员迅速进入角色。整部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周泽楷饰演的男主角站在公司的会议室里,面前显示股价的屏幕上是一片刺目的绿色。

 

周泽楷站在空荡荡的会议室末端,那个他常坐的位子背后,仰头望着平日里开会时被用作投影幕的大屏幕上一片鲜艳的绿色。一条一条的股价向上翻滚着,没有哪怕一道是红的,这和春日新抽的嫩枝一个色调的颜色对此刻世界各地的股民尤其是那些深陷漩涡中的大股东来说却和灾难一样可怕。

 

年轻的总裁一瞬不瞬地看着那些数据,心里盘算着只要计划能成功那他至少还能保住一半的资产,对于一家在经融风暴之时处在风口浪尖的企业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前去办事的是他的两个得力属下,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想到这儿,青年原本凝重的神色放松了一些。

 

“笃笃”,敲门声响起,周泽楷说了声“进来”,同时转过身子看向门口。推门进入的是周泽楷的秘书,一个奔三的大龄女青年,一个除了没有人情味太过公式化外其他各方面都很不错的人。

 

“什么事?”周泽楷问,心里忽然升起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张总,林奇和艾丽携款潜逃国外,目前查不到他们的去向。他们走之前传出去公司要裁员的消息,现在员工都人心惶惶的,已经有一小部分中层管理人员主动提出辞职了。这是目前已经整理出来的亏损情况和递交辞呈的员工名单,张总您看一下。”

 

这个消息对于周泽楷来说不亚于五雷轰顶。他呆立在原地,绝望的情绪像是暴风雨一样迅速席卷而来,在他的心里掀起滔天骇浪。一时间他像是得了失语症一样,连最基本的反应都做不出来。

 

“张总,东西我放桌上了,还请您尽早过目。”女秘书的声音依旧古井无波,丝毫没有因为这样一件足以撼动整个公司根基的事情而有所动摇。她将文件放在桌上,微微倾了倾身,转头离开会议室,独留下周泽楷一人依旧像是雕塑一样站着。

 

两份加起来一共才十几页的文件就这么躺在面前,平日里动动手指头就能拿起来的东西对此刻的周泽楷来说却似有千斤重。公司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虽然规模做大以后很多事情都能交给手下去做,但对公司账目最清楚的仍旧是他。这一次的看走眼,没有人会比周泽楷更快得出这样的结果有多么糟糕这个结论了。账目的亏损周泽楷根本不用去翻看就已经能意识到,这一次,他的失败和公司的倒闭已经无法挽回。

 

他终究是败了,败得彻底,败得一无所有。

 

 

17.

 

第一幕顺利拍完,接下来的第二幕戏是男主在他那已经被卖掉的马场围栏外和他最喜欢的一匹马做最后的告别——因为公司亏损巨大,他不得不卖掉所有他能卖的以此来偿还那些债务。更何况他很清楚,以他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没有办法照顾好他的爱马,所以他只有将他们转手给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生活条件的新主人。

 

这匹男主曾经的爱马的饰演任务同样由叶修来担任,这也是一个伏笔:后来男主第一次看见女主和她的赛马的时候也正是因为那匹马同他的这匹老伙计有些相似之处,所以他才会作出那改变他们三个一生的决定。

 

人员全部就位,叶修和周泽楷面对面站着,导演一个指令下去,场景开拍。

 

周泽楷在半秒之内迅速切换状态进入角色。青年还是穿着一身挺括的西装,但整个人却由内而外都透露出一种颓废丧气到极致的气息;他微微垂着头,眼底是消不去的青黑,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下巴上胡子拉碴,乍一看和那些几天没好好打理过自己的失业人员没啥区别。

 

“张先生,你再最后和Alex道个别,我要尽快带他离开,否则天黑之前我们可能就赶不回去了。”买下这匹黑马的马主是个儒雅的年轻人,他看周泽楷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便出声提醒。

 

周泽楷被这句话弄得一个激灵,他回过神来,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得不和这匹爱马分别。青年定定地望着黑马,平日里漂亮而深邃的眼眸里此刻所能见到的就只有浓浓的悲伤、不舍和愧疚。

 

青年忽然踏前一步,他伸出双臂牢牢抱住叶修的头,一边和黑马额头相抵:“对不起,Alex,对不起……”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几个词,声音里带着哭腔和挥之不去的倦意。

 

叶修先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惊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安静下来,任由周泽楷抱着他。马匹对情绪变化的感知很敏锐,此刻从周泽楷那与往常判若两人的表演中叶修敏感得察觉到了那露骨却又隐晦的绝望,那种情绪像是针一样尖锐,隐隐地刺痛了他的心口。黑马忍不住低低地叫了两声,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就是电影里的那匹“Alex”,正和心爱的主人做最后的分别。

 

离别之时总是要到来的,当周泽楷松开双手的时候,叶修有些不安地打了个响鼻,黑亮的大眼睛里露出一点紧张的神情,可惜他的主人已经没办法再安慰他了。

 

“张先生,请保重。”年轻人说着,拉住叶修的牵引绳就要带着他离开。就在这一人一马已经背对周泽楷的时候黑马忽然长嘶一声半立起身子,前蹄在空中交错踢踏两下才落回地面。

 

“导演?”摄影的人员看见这一幕急忙看向导演和监制,轻声询问要不要立刻停止拍摄。王杰希看了眼喻文州,后者朝他一点头,他就冲摄影比了个“拍下去”的手势,便不再有所动作。

 

摄影师见状也就没有多问,继续专注于工作。场地中央的叶修这时仍旧在不安分地闹腾,他晃着脑袋似乎是想要挣脱束缚回到主人的身边去。年轻人开始有些惊讶,但只是一瞬间他就重新找回状态,一手抓紧牵引绳另一只手拉住笼套的下半部分迫使黑马跟着他向前走。叶修勉强随着年轻人的牵引前进,但他时不时地还会小幅度挣扎一下,就只为了再回头看一眼自己的旧主人。

 

周泽楷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他的嘴唇颤抖着,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青年看着频频回望的黑马越走越远,一直到对方终于被带上运载马匹专用的车子,他才像失去全部力气一样彻底垮下了肩膀,捂住脸缓缓跪倒在地上。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