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而来小乌骓-周叶Only

全职高手 | 周叶纯食。
回归倒计时中。
人怂弧长小透明。

【周叶ONLY】自由之翼(五)

总算磨出来了……

这篇真的被话唠的我拉长了_(:з」∠)_

心塞……

下一更,周末吧等

周末还要码零距离感觉也是好忙

————————————


13.

 

“所以说,小周你只能听懂马之间的语言,其他动物的都听不懂是吗?”

 

“嗯。”周泽楷点头。

 

“哦,这样。我也是头一回见到你这么特别的,像小邱非那样能把我的心思猜中六七成的普通马语者都算很出色的了。”叶修不愧是嘉世的王牌赛马,心理素质和接受能力那是杠杠的没话说。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从周泽楷的只言片语中将这个事实了解清楚,并且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种明显是自带外挂的设定。叶修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地将才是第二次见面的周泽楷的称呼定为了显得很亲昵的“小周”,直接跳过了大部分人在还没熟悉起来的那个阶段常会出现的“XX先生”之类的正规用语。

 

周泽楷对此倒是没什么不适应。他本就希望能拉近和叶修之间的关系,现在对方自动提供这个机会,他当然不会还像某些女孩子一样假装不好意思实际上心里开心得快要飞起来地推三阻四。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他要怎么称呼叶修?

 

“前辈……?”周泽楷试探性地开了口,像是只兔子一样小心翼翼。

 

“扑哧”,叶修把周泽楷这两个字里所包含的各种情绪听了个清楚,他忍不住笑了一声,“别叫前辈,听着怪别扭的。你叫我叶修就好。”

 

周泽楷的眼睛立刻又比之前亮了几分,他开心地叫了声“叶修”,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绝对能让无数外貌协会主义者直接献上膝盖的笑容。叶修没回应,他只是抖抖耳朵表示自己听到了,便又接着眯起眼睛试图辨认清周泽楷的模样。马的视力不算好,叶修努力半天也仍旧只能看个大概,不过这对他来说倒也足够。黑马一边打量着青年,一边在心里腹诽周泽楷那双温顺得像是牡鹿眼睛的眸子简直是天然“杀器”。

 

“叶修,吃糖。”周泽楷忽然想起早晨特意放在口袋里给叶修准备好的方糖,他赶紧把那个小袋子拿出来。叶修闻到糖味儿就凑了过来,周泽楷把方糖倒在手心里递过去,黑马柔软的嘴唇蹭在他的掌心上,触感温暖。

 

叶修半眯起眼睛用牙齿磨碎那些白白的糖块,甜而不腻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连带着心里也因为这个才认识没多久却天赋异禀的青年这样微小却贴心的举动而泛起一点暖意。

 

“谢了啊小周。”叶修一面吃着周泽楷带给他的甜点一面有些含糊不清地道谢。周泽楷冲他笑笑,青年转头看了看周围,忽然想起什么,“没人?”

 

“啊?”叶修舔干净最后一点方糖的粉末后抬起头来看着周泽楷,一脸茫然,对方这两个字出现得太突兀,饶是他脑子再好一时半会儿也反应不过来。

 

周泽楷意识到自己说得太不明不白了,急忙又补上一点:“邱非……不在?”

 

这回叶修总算听懂了,他摇摇头:“小邱非一会儿和老陶一起,另有人先带我过来的。”

 

周泽楷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人不在,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陶轩选择带着邱非同叶修分批抵达会场这个举动就已经能很明确地告诉有心人,他摆出这样的姿态就是在和叶修划清界限,告诉别人这次叶修不是嘉世的什么王牌,他不过就是匹表现出色一些因而被选中来拍电影的马而已。                                                                                                               

这个认知使周泽楷有些心塞,但他很好地克制住了自己没有问,而在自制力方面,他绝对是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周泽楷之所以能在入圈两年后就站到现在的这个位置,那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演技出色,他在处理人际关系时也有自己的一套。青年确实是有些沉默寡言,但是还挺好相处的,他平日里话不多,关键时刻却往往能够一针见血,能一句话说完的决不多说哪怕一个字。

 

一种方法不行还可以选择另一种,汉语里头的学问博大精深,同样一个词“意思“都能在不同场合下代表不同的含义。可绕着弯子说话不像周泽楷的作风,他向来都是打直球比较多,或者干脆不说。

 

各种想法横冲直撞地在心里乱成一团,周泽楷微微皱起眉,下意识地喊了声“叶修”却再没下文。叶修听青年喊自己的名字,完了之后半天都没有继续的意思,他眯了眯眼睛模糊看见那双好看的眉眼间流露出的苦恼神色,心里也大概有了个计较。

 

“小周。”叶修的声音将周泽楷从沉思中拉扯出来,他有些茫然地看过去,就听黑马道,“你想问什么就问,我尽力回答。”

 

周泽楷有一瞬间的愣怔,他认真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选了一个比较折中的问题:“拍电影……不介意?”

 

“如果我说我很讨厌拍电影你能有办法说服老陶?”叶修半垂着眼,语调懒洋洋的,周泽楷听不出他的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假。

 

“不能……”周泽楷觉得有些挫败,毕竟要说让叶修来拍这部电影,那他自己就是头号提议者,“想让叶修拍。”青年小小声地说着,叶修动了动耳朵,倒是听明白了这两句简短得过分的话。

 

周泽楷在公众面前总是显得那样完美,唯一的缺憾也许就是在荧幕之外的情况下话少了点,然而撇开那一切不谈,他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年轻人,也会因为各种事情而难过开心不安。年轻人就那么站在那里,他的背仍旧是挺直的,双手也还是随意地垂在身侧,只是他那双会说话的深邃眼眸里却透着些失落的神情。他的这副有些落寞的、像是被欺负了的样子让叶修都不忍心再逗他,黑马轻咳一声:“那啥,小周你别放在心上,我逗你玩的。”

 

“……”周泽楷直直盯着叶修,那双清澈无辜的眼睛在莫名有些愧疚的叶修看来简直就好像在指控他方才的行径一般。黑马打个响鼻,轻轻跺了跺两下前蹄,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其实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拍电影这事情我没去了解过,这是第一次,那天小邱非和我讲了些大概的东西,听起来还有点意思。”他没有说出口的,是那句“我觉得小周你也挺有趣的”。

 

叶修那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反倒让周泽楷忍不住脱口而出那句在脑海里徘徊许久的话:“陶轩,不应该。”不知道是不是灵魂上已经开始奏起共鸣,周泽楷笃定地相信叶修对竞马是真的有一份不可动摇的执著与热爱的,这无关乎竞马的本质,而是他对荣耀的那份纯粹的追逐。

 

“不。”叶修却摇头否定了周泽楷,“从现实角度来说老陶并没有做错,我确实已经超过了那个能肆意奔跑的年纪,保持现状对嘉世更有利。老陶他只是在做他该做的,我和他理念不同,产生冲突这是必然的结果。”末了他轻叹口气,“不过说句真心话,我挺想一辈子就这么跑下去的。“


评论(2)
热度(40)